当前所在位置: 天奇教育 > 教育

齐国虽褊小我何爱一牛的翻译

2022-09-30 16:20:00 天奇生活 【 字体:

  翻译:齐国虽然土地狭小,我怎么至于吝啬一头牛?虽:虽然。褊小:土地狭小。该句出自《孟子·梁惠王上》中《齐桓晋文之事》一文,本文通过孟子游说齐宣王提出放弃霸道,施行王道的经过,比较系统地阐发了孟子的仁政主张。

齐国虽褊小我何爱一牛的翻译

  《齐桓晋文之事》原文

  齐宣王问曰:“齐桓、晋文之事,可得闻乎?”

  孟子对曰:“仲尼之徒,无道桓、文之事者,是以后世无传焉,臣未之闻也。无以,则王乎?”

  曰:“德何如则可以王矣?”

  曰:“保民而王,莫之能御也。”

  曰:“若寡人者,可以保民乎哉?”

  曰:“可。”

  曰:“何由知吾可也?”

  曰:“臣闻之胡龁曰:‘王坐于堂上,有牵牛而过堂下者,王见之,曰:“牛何之?”对曰:“将以衅钟。”王曰:“舍之!吾不忍其觳觫,若无罪而就死地。”对曰:“然则废衅钟与?”曰:“何可废也,以羊易之。”’不识有诸?”

  曰:“有之。”

  曰:“是心足以王矣。百姓皆以王为爱也,臣固知王之不忍也。”

  王曰:“然,诚有百姓者。齐国虽褊小,吾何爱一牛?即不忍其觳觫,若无罪而就死地,故以羊易之也。”

  曰:“王无异于百姓之以王为爱也。以小易大,彼恶知之?王若隐其无罪而就死地,则牛羊何择焉?”

  王笑曰:“是诚何心哉!我非爱其财而易之以羊也,宜乎百姓之谓我爱也。”

  曰:“无伤也,是乃仁术也!见牛未见羊也。君子之于禽兽也:见其生,不忍见其死;闻其声,不忍食其肉。是以君子远庖厨也。”

  王说曰:“《诗》云:‘他人有心,予忖度之。’夫子之谓也。夫我乃行之,反而求之,不得吾心;夫子言之,于我心有戚戚焉。此心之所以合于王者何也?”

  曰:“有复于王者曰:‘吾力足以举百钧,而不足以举一羽;明足以察秋毫之末,而不见舆薪。’则王许之乎?”

  曰:“否!”

  “今恩足以及禽兽,而功不至于百姓者,独何与?然则一羽之不举,为不用力焉;舆薪之不见,为不用明焉;百姓之不见保,为不用恩焉。故王之不王,不为也,非不能也。”

  曰:“不为者与不能者之形,何以异?”

  曰:“挟太山以超北海,语人曰:‘我不能。’是诚不能也。为长者折枝,语人曰:‘我不能。’是不为也,非不能也。故王之不王,非挟太山以超北海之类也;王之不王,是折枝之类也。”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天下可运于掌。诗云:‘刑于寡妻,至于兄弟,以御于家邦。’言举斯心加诸彼而已。故推恩足以保四海,不推恩无以保妻子。古之人所以大过人者,无他焉,善推其所为而已矣!今恩足以及禽兽,而功不至于百姓者,独何与?权,然后知轻重;度,然后知长短。物皆然,心为甚。王请度之。抑王兴甲兵,危士臣,构怨于诸侯,然后快于心与?”

  王曰:“否,吾何快于是!将以求吾所大欲也。”

  曰:“王之所大欲,可得闻与?”

  王笑而不言。

  曰:“为肥甘不足于口与?轻暖不足于体与?抑为采色不足视于目与?声音不足听于耳与?便嬖不足使令于前与?王之诸臣,皆足以供之,而王岂为是哉!”

  曰:“否,吾不为是也。”

  曰:“然则王之所大欲可知已:欲辟土地,朝秦、楚,莅中国,而抚四夷也。以若所为,求若所欲,犹缘木而求鱼也。”

  王曰:“若是其甚与?”

  曰:“殆有甚焉。缘木求鱼,虽不得鱼,无后灾;以若所为,求若所欲,尽心力而为之,后必有灾。”

  曰:“可得闻与?”

  曰:“邹人与楚人战,则王以为孰胜?”

  曰:“楚人胜。”

  曰:“然则小固不可以敌大,寡固不可以敌众,弱固不可以敌强。海内之地,方千里者九,齐集有其一;以一服八,何以异于邹敌楚哉!盖亦反其本矣!今王发政施仁,使天下仕者皆欲立于王之朝,耕者皆欲耕于王之野,商贾皆欲藏于王之市,行旅皆欲出于王之途,天下之欲疾其君者,皆欲赴诉于王:其若是,孰能御之?”

  王曰:“吾惛,不能进于是矣!愿夫子辅吾志,明以教我。我虽不敏,请尝试之!”

  曰:无恒产而有恒心者,惟士为能。若民,则无恒产,因无恒心。苟无恒心,放辟邪侈,无不为已。及陷于罪,然后从而刑之,是罔民也。焉有仁人在位,罔民而可为也!是故明君制民之产,必使仰足以事父母,俯足以畜妻子,乐岁终身饱,凶年免于死亡;然后驱而之善,故民之从之也轻。

  今也制民之产,仰不足以事父母,俯不足以畜妻子,乐岁终身苦,凶年不免于死亡;此惟救死而恐不赡,奚暇治礼义哉!王欲行之,则盍反其本矣!五亩之宅,树之以桑,五十者可以衣帛矣;鸡豚狗彘之畜,无失其时,七十者可以食肉矣;百亩之田,勿夺其时,八口之家,可以无饥矣;谨庠序之教,申之以孝悌之义,颁白者不负戴于道路矣。老者衣帛食肉,黎民不饥不寒,然而不王者,未之有也。

  《齐桓晋文之事》翻译

  齐宣王问孟子说:“齐桓公、晋文公称霸的事,可以讲给我听听吗?”

  孟子回答说:“孔子这类人中没有讲述齐桓公、晋文公的事情的人,因此后世没有流传。我没有听说过这事。如果不能不说,那么还是说说行王道的事吧!”

  齐宣王说:“要有什么样的德行,才可以称王于天下呢?”

  孟子说:“使人民安定才能称王,没有人可以抵御他。”

  齐宣王说:“像我这样的人,能够安民吗?”

  孟子说:“可以。”

  齐宣王说:“从哪知道我可以呢?”

  孟子说:“我听胡龁说我从胡龁那听说:‘您坐在大殿上,有牵牛从殿下走过的人。您看见这个人,问道:‘牛牵到哪里去?’那人回答说:‘准备用它的血来涂在钟上行祭。’您说:‘放了它!我不忍看到它那恐惧战栗的样子,这样没有罪过却走向死地。’那人问道:‘既然这样,那么需要废弃祭钟的仪式吗?’您说:‘怎么可以废除呢?用羊来换它吧。’不知道有没有这件事?”

  齐宣王说:“有这事。”

  孟子说:“这样的心就足以称王于天下了。百姓都认为大王是爱惜一头牛。但是诚然我知道您是出于于心不忍的缘故。”

  齐宣王说:“是的。的确有对我有这种误解的百姓。齐国虽然土地狭小,我怎么至于吝啬一头牛?就是因为不忍看它那恐惧战栗的样子,就这样没有罪过却要走向死亡的地方,因此用羊去换它。”

  孟子说:“您不要对百姓认为您是吝啬的感到奇怪。以小的动物换下大的动物,他们怎么知道您的想法呢?您如果痛惜它没有罪过却要走向死亡的地方,那么牛和羊又有什么区别呢?”

  齐宣王笑着说:“这究竟是一种什么想法呢?我也说不清楚,我的确不是因为吝啬钱财才以羊换掉牛的,老百姓认为我吝啬是理所当然的啊。”

  孟子说:“没有关系,这是仁道,原因在于您看到了牛而没看到羊。品德高尚的人对于飞禽走兽:看见它活着,便不忍心看它死;听到它哀鸣的声音,便不忍心吃它的肉。因此君子远离厨房。”

  齐宣王高兴了,说:“《诗经》说:‘别人有什么心思,我能揣测到。’这话说的就是先生您这样的人啊。我这样做了,回头再去想它,却不知道自己是出于什么想法。先生您说的这些,对于我的心真是有所触动啊!这种心符合王道的原因,是什么呢?”

  孟子说:“假如有人禀报大王说:‘我的力气足以举起三千斤,却不能够举起一根羽毛;我的眼力足以看清鸟兽秋天新生细毛的末梢,却看不到整车的柴草。’那么,大王您认可吗?”

  齐宣王说:“不认可。”

  孟子说:“如今您的恩德足以推及禽兽,而老百姓却得不到您的功德,这是为什么呢?这样看来,举不起一根羽毛,是不用力气的缘故;看不见整车的柴火,是不用视力的缘故;老百姓没有受到爱护,是不肯布施恩德的缘故。所以,大王您不能以王道统一天下,是不肯干,而不是不能干。”

  齐宣王说:“不肯干与不能干的表现怎样区别?”

  孟子说:用胳膊挟着泰山去跳过北海,告诉别人说:‘我做不到。’这确实是做不到。为年长者按摩肢体,告诉别人说:‘我做不到。’这是不肯做,而不是不能做。大王所以不能统一天下,不属于用胳膊挟泰山去跳过北海这一类的事;大王不能统一天下,属于为年长者按摩肢体一类的事。敬爱自家的老人,从而推广到敬爱别人家的老人;爱护自己的孩子,进而推广到爱护别人家的孩子。照此理去做要统一天下如同在手掌上转动东西那么容易。

  《诗经》说:‘做国君的给自己的妻子和子女做好榜样,推广到兄弟,进而治理好一家一国。’──说的就是把这样的心施加到他人身上罢了。所以,推广恩德足以安抚四海百姓,不推广恩德连妻子儿女都安抚不了。古代圣人大大超过别人的原因,没别的,善于推广他们的好行为罢了。

  如今您的恩德足以推广到禽兽身上,老百姓却得不到您的好处,又是什么原因呢?用秤称,才能知道轻重;用尺量,才能知道长短,任何事物都是如此,人心更是这样。大王,您请思量一下吧!难道大王您要动用士兵发动战争,使大臣们陷于危险,与各诸侯国结怨,这样心里才痛快么?

  齐宣王说:“不是的,我怎么会这样做才痛快呢?我是打算用这办法求得我最想要的东西罢了。”

  孟子说:“您最想要的东西是什么,我可以听听吗?”

  齐宣王只是笑却不说话。

  孟子说:“是因为美味的食物不够吃呢?轻软暖和的衣服不够穿呢?还是因为绚丽的颜色不够看呢?音乐不够听呢?左右受宠爱的大臣不够用呢?这些您的大臣们都能充分地提供给大王,难道大王真是为了这些吗?”

  齐宣王说:“不是,我不是为了这些。”

  孟子说:“那么,大王所最想得到的东西便可知道了:是想开拓疆土,使秦国、楚国来朝见,统治整个中原地区,安抚四方的少数民族。但是用这样的做法,谋求这样的理想,就像爬到树上找鱼一样。”

  齐宣王说:“真的像你说的这么严重吗?”

  孟子说:“恐怕比这还严重。爬到树上去抓鱼,虽然抓不到鱼,却没有什么后祸;假使用这样的做法,去谋求这样的理想,又尽心尽力地去干,结果必然有灾祸。”

  齐宣王说:“这是什么道理可以让我听听吗?”

  孟子说:“如果邹国和楚国打仗,那您认为谁胜呢?”

  齐宣王说:“楚国会胜。”

  孟子说:那么,小国本来不可以与大国为敌,人少的国家本来不可以与人多的国家为敌,弱国本来不可以与强国为敌。天下的土地,纵横各一千多里的国家有九个,齐国的土地总算起来也只有其中的一份。凭借一份力量去降服八份,这与邹国和楚国打仗有什么不同呢?

  为什么不回到根本上来呢?如果您现在发布政令施行仁政,使得天下当官的都想到您的朝廷来做官,种田的都想到您的田野来耕作,做生意的都要把货物存放在大王的市场上,旅行的人都想在大王的道路上出入,各国那些憎恨他们君主的人都向您奔走求告。如果像这样,谁还能抵挡您呢?

  齐宣王说:“我糊涂,不能做到这种地步。希望先生您帮助我实现我的志愿。明白的把王政之道指教我,我虽然不聪慧,请让我试一试。”

  孟子说:没有长久可以维持生活的产业却有长久不变的心,只有有道德操守的读书人才能做到,至于老百姓,没有固定的产业,因而就没有长久不变的心。如果没有长久不变的善心,不遵守礼仪法度,无所不为。等到他们犯了罪,接着就处罚他们,这样做是陷害百姓。

  哪有仁爱的君主掌权,却可以做这种陷害百姓的事呢?所以英明的君主规定老百姓的产业,一定使他们上能赡养父母,下能养活妻子儿女;假使一辈子都遇丰年,就一辈子都可以吃饱,在荒年也不至于饿死。这样之后驱使他们向善。所以老百姓跟随国君走就容易了。

  如今,规定人民的产业,上不能赡养父母,下不能养活妻子儿女,好年景也总是生活在困苦之中,坏年景免不了要饿死。这样,只是使自己摆脱死亡还怕不足,哪里还顾得上讲求礼义呢?大王真想施行仁政,为什么不回到根本上来呢?给每家五亩地的住宅,种上桑树,那么五十岁的人就可以穿上丝织的衣服了。

  鸡、小猪、狗、大猪这些家畜,不要失去家禽家畜生长繁殖的时节,七十岁的人就可以有肉吃了;一百亩的田地,不要因劳役耽误了适宜种植、收获庄稼的时节,八口人的家庭就可以不挨饿了;慎重办理学校的教育,用孝顺父母、尊重兄长的道理告诫他们,头发斑白的老人便不会在路上背着或顶着东西了。老年人穿丝衣服吃上肉,老百姓不挨饿受冻,如果这样还不能统一天下,那是没有的事情。

齐国虽褊小我何爱一牛的翻译

  《齐桓晋文之事》注释

  1、保:安抚,安定。莫之能御:没有人能抵御他。御:抵御,阻挡。

  2、胡齕hé、:齐王的近臣。

  3、之:往,到…去。

  4、衅xìn、钟:古代新钟铸成,用牲畜的血涂在钟的缝隙中祭神求福,叫衅钟。 衅,血祭。

  5、觳hú、觫sù、:恐惧颤抖的样子。

  6、若:如此。就:接近,走向。

  7、然则:既然如此,那么就。

  8、易:交换。

  9、识:知道。诸:“之乎”的合音。

  10、是:代词,这种。足以王wàng、:足够用来王天下。

  11、爱:爱惜,这里含有吝啬之意。

  12、诚有百姓者:的确有这样对我误解、的百姓。诚:的确,确实。

  13、权:秤锤,这里作动词用,指用秤称重。

  14、无异:莫怪,不要感到奇怪。于:对。

  15、彼恶知之:他们怎么知道呢?恶wū、:怎,如何。

  16、隐:哀怜。

  17、何择:有什么分别。择:区别,分别。

  18、惛:同“昏”,思想昏乱不清。 进:前进。于:在。是:这。

  19、敏:聪慧。

  20、恒产:用以维持生活的固定的产业。恒心:安居守分之心。

  21、放辟邪侈,无不为已:“放”和“侈”同义,都是纵逸放荡的意思。“辟”和“邪”同义,都是行为不轨的意思。”已“,同”矣“,句末语气助词。

  22、罔民:张开罗网陷害百姓。罔,同“网”,用作动词。

  23、制:规定。

  24、畜:同“蓄”,养活,抚育。妻子;妻子儿女。

  25、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前一“老”(动词):尊敬;第二个和第三个‘老’(名词):老人、长辈。

  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第一个‘幼’字是动词“抚养……”的意思,第二个和第三个‘幼’字是名词‘子女’、‘小辈’的意思。

  26、运于掌:运转在手掌上,比喻称王天下很容易办到。

  27、形:具体的外在区别和表现。 异:区别。

  28、挟(xié):夹在腋下。太山:泰山。超:跳过。北海:渤海。

  29、枝:通“肢”,肢体。一说,折枝,就是折树枝。为长者折枝:对长辈弯腰作揖。

  《齐桓晋文之事》赏析

  本文通过孟子游说齐宣王提出放弃霸道,施行王道的经过,比较系统地阐发了孟子的仁政主张。这篇文章记孟子游说宣王行仁政。

  说明人皆有不忍之心,为国君者,只要能发扬心中这种善端,推己及人,恩及百姓,就不难保民而王。文章通过孟子与齐宣王的对话,表现了孟子“保民而王”的王道思想和富民、教民的政治主张,也表现了孟子善辩的性格和高超的论辩技巧。

  他的主张,首先是要给人民一定的产业,使他们能养家活口,安居乐业。然后再“礼义”来引导民众,加强伦理道德教育,这样就可以实现王道理想。这种主张反映了人民要求摆脱贫困,向往安定生活的愿望,表现了孟子关心民众疾苦、为民请命的精神,这是值得肯定的。

  但孟子的思想也有其局限性。一是战国时期,由分裂趋向统一,战争难以避免。孟子往往笼统反对武力,显得脱离实际不合潮流。二是他的仁政主张完全建立在“性善论”基础上,显得过于天真、简单。孟子的思想虽然有一定的价值,与当时的社会却有很大距离,所以是行不通的。

齐国虽褊小我何爱一牛的翻译

  《齐桓晋文之事》创作背景

  《齐恒晋文之事》出自《孟子》。

  和孔子一样,孟子也曾带领学生游历魏、齐、宋、鲁、滕、薛等国,并一度担任过齐宣王的客卿。由于他的政治主张也与孔子的一样不被重用,所以便回到家乡聚徒讲学,与学生万章等人著书立说,《孟子》由此诞生。

  《齐桓晋文之事》作者介绍

  孟子,名轲。战国时期的思想家、政治家、教育家。孔子之后的儒学大师,后世将其与孔子并称为“孔孟”,且称其为“亚圣”。邹(今山东邹城东南)人。他的老师是孔子之孙孔伋(子思)的门人。

  曾游历齐、宋、滕、魏诸国,宣传先王之道。不为采纳,归而与弟子讲学著书,作《孟子》7篇。孟子维护并发展了儒家思想,提出了“仁政”学说和“性善”论观点,现将此学说称为“孔孟之道”,他的理论对宋代影响很大。

相关资讯
宗庙会同,非诸侯而何?赤也为之小,孰能为之大?翻译

宗庙会同,非诸侯而何?赤也为之小,孰能为之大?翻译

宗庙会同,非诸侯而何?赤也为之小,孰能为之大?翻译
翻译:宗庙祭祀、诸侯会盟和朝见天子,不是诸侯的事又是什么呢?如果公西华只能给诸侯做一个小相,那么谁又能做大相呢?非:不是。孰:谁。“宗庙会同,非诸侯而何,赤也为之小,孰能为之大”出自《论语·先进》中《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一文,文章记录的是孔子和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这四个弟子“言志”的一段话。生动再现了孔子和学生一起畅谈理想的情形。
官知止而神欲行翻译

官知止而神欲行翻译

官知止而神欲行翻译
翻译:视觉的作用停止了,而心神还在运行。“官知止而神欲行”出自庄子所创作的《庖丁解牛》,这是一则寓言故事,作者原意是用它来说明养生之道的,借此揭示做人做事都要顺应自然规律的道理。
某所,而母立于兹翻译

某所,而母立于兹翻译

某所,而母立于兹翻译
翻译:这里,就是你母亲站的地方。立:站,站立。“某所,而母立于兹”出自明代文学家归有光所作的一篇回忆性记事散文《项脊轩志》,全文以作者青年时代朝夕所居的书斋项脊轩为经,以归家几代人的人事变迁为纬,真切再现了祖母、母亲、妻子的音容笑貌,也表达了作者对于三位已故亲人的深沉怀念。
少焉,月出于东山之上,徘徊于斗牛之间翻译

少焉,月出于东山之上,徘徊于斗牛之间翻译

少焉,月出于东山之上,徘徊于斗牛之间翻译
翻译:不一会儿,明月从东山后升起,在斗宿与牛宿之间缓步徐行。斗牛:星座名,指斗宿和牛宿。“少焉,月出于东山之上,徘徊于斗牛之间”出自北宋文学家苏轼所创作的《赤壁赋》,此赋通过月夜泛舟、饮酒赋诗引出主客对话的描写,既从客之口中说出了吊古伤今之情感,也从苏子所言中听到矢志不移之情怀,全赋情韵深致、理意透辟,实是文赋中之佳作。
师严然后道尊 道尊然后民知敬学翻译

师严然后道尊 道尊然后民知敬学翻译

师严然后道尊 道尊然后民知敬学翻译
翻译:只有敬重老师,才能确信老师所传之道;只有确信老师所传之道,才能使庶民百姓都重视教育。“师严然后道尊,道尊然后民知敬学”出自《学记》。《学记》是中国古代一篇教育论文,是古代中国典章制度专著《礼记》中的一篇文章,是世界历史上最早专门论述教育和教学问题的文献。
把酒临风,其喜洋洋者矣的意思翻译

把酒临风,其喜洋洋者矣的意思翻译

把酒临风,其喜洋洋者矣的意思翻译
翻译:在清风吹拂中端起酒杯痛饮,那心情真是快乐高兴极了。“把酒临风,其喜洋洋者矣”出自北宋文学家范仲淹所作的《岳阳楼记》,全文记叙、写景、抒情、议论融为一体,动静相生,明暗相衬,文词简约,音节和谐,用排偶章法作景物对比,成为杂记中的创新。
敏而好学,不耻下问,是以谓之文也翻译

敏而好学,不耻下问,是以谓之文也翻译

敏而好学,不耻下问,是以谓之文也翻译
翻译:聪敏勤勉而好学,不以向他地位卑下的人请教为耻,所以给他谥号叫‘文’。该句出自《论语·公冶长》,《论语·公冶长》是《论语》中的第五篇,此篇有28章,以谈论仁德为主线,本篇章中孔子和他的弟子们由孔子生前的话语从而从各个侧面探讨仁德的特征。
文言文曹刿论战原文及翻译

文言文曹刿论战原文及翻译

文言文曹刿论战原文及翻译
原文:十年春,齐师伐我。公将战,曹刿(guì)请见。其乡人曰:“肉食者谋之,又何间(jiàn)焉?”刿曰:“肉食者鄙,未能远谋。”乃入见。翻译:鲁庄公十年的春天,齐国军队攻打我们鲁国。鲁庄公将要迎战。曹刿请求拜见鲁庄公。他的同乡说:“当权的人自会谋划这件事,你又何必参与呢?”曹刿说:“当权的人目光短浅,不能深谋远虑。”于是入朝去见鲁庄公。
西江月夜行黄沙道中作者及翻译

西江月夜行黄沙道中作者及翻译

西江月夜行黄沙道中作者及翻译
作者:辛弃疾。翻译:明亮的月光惊醒了栖息在枝头的喜鹊,半夜里清风送来了远处的阵阵蝉鸣声。田野里飘散着稻花的清香,青蛙在歌唱着丰收的年景。稀疏的星光闪烁在天边,点点细雨洒落在山前。我想过溪避雨,转个弯到小桥上忽然看见,那熟悉的旧时茅店就在土地庙旁丛林边。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翻译及原文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翻译及原文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翻译及原文
原文:孟子曰:“舜发于畎亩之中,傅说举于版筑之间,胶鬲举于鱼盐之中,管夷吾举于士,孙叔敖举于海,百里奚举于市。翻译:孟子说:“舜从田间劳动中成长起来,傅说从筑墙的工作中被选拔出来,胶鬲被选拔于鱼盐的买卖之中,管仲被提拔于囚犯的位置上,孙叔敖从海边被发现,百里奚从市场上被选拔。